石家庄沐足好地方 寧夏紀委監委網站
首頁 > 2019版 > 探討交流 > 海外觀察 正文

海外觀察

從“埃爾夫舞弊案”看西方跨國公司在非洲的行賄軌跡

稿件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 2019-10-14 | 打印 | 字號:TT

  今年8月,在巴黎法院擔任多年金融法官的法國反腐敗先鋒伊娃·喬利被英國一非政府組織授予一項榮譽,表彰她對稅收公正做出的杰出貢獻。

  在巴黎法院擔任金融法官的30年間,喬利曾經辦過多起貪腐大案,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上世紀90年代震驚世界的“埃爾夫舞弊案”。由于案情復雜、金額巨大、涉案官員眾多,該案件被稱為自二戰以來西方最大的反腐案。

  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經常譴責非洲國家“缺乏透明度”,但在喬利看來,跨國企業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它們在幕后推動并縱容非洲的腐敗,以此維持歐洲對非洲的大肆掠奪。

  西方跨國公司一手推動腐敗在非洲蔓延

  這場“世紀之審”的開端,原本只是一次針對法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文件的正常審查。但喬利很快在一家紡織公司的數據中發現了不正常的資金流動,并在長時間調查后她確定該公司從埃爾夫公司得到了不正常的支持。

  1989年,法國湯姆遜電氣公司秘密籌劃向境外出售6艘拉斐特護衛艦,被法國外交部否決。為了拿下這筆高達146億法郎(約合人民幣142億元)的巨大訂單,這家公司通過埃爾夫石油公司前總務經理阿爾弗雷德·西爾文,向當時擔任法國外長的迪馬發起了“糖衣炮彈”。

  西爾文以6000萬法郎的“工資”,雇傭迪馬的情婦榮古爾為埃爾夫公司顧問,專門負責與外交部的關系,并送給她一套價值1700萬法郎的豪宅。為了迅速打通關系,西爾文幾乎每天都要和榮古爾在香榭麗舍大街的辦公室里碰面,研究如何取悅迪馬。

  年輕時當過模特的榮古爾身材修長、膚白貌美,而且善解人意,出手闊綽。她自稱拿著埃爾夫公司提供的信用卡,支付迪馬與自己的各種奢侈開支,有時一個月就花超過20萬法郎。有一次在古希臘藝術展上,她一口氣花26.4萬法郎,買下了13件迪馬心愛的展品。

  種種別有用心的討好之下,迪馬很快就對榮古爾言聽計從,后者極力推動的軍售也“順理成章”地在1991年8月成交。事成之后,西爾文本人也在其中收取了15億法郎的高額傭金。

  根據榮古爾后來向檢方的供認,6艘拉斐特護衛艦的傭金是30億法郎,60架幻影戰斗機的傭金是25億法郎,其中埃爾夫石油公司只拿到了1.6億法郎的“酬謝”,其余部分的流向不得而知。

  1997年,這起驚天大案被披露出來后,震驚了整個法國政壇,最終有30余名高官被判有罪,鋃鐺入獄。

  2001年5月30日,法國司法部門對“埃爾夫舞弊案”作出判決,迪馬以“非法挪用社會財產罪”被判處2年6個月徒刑并罰款100萬法郎,西爾文被判4年徒刑和罰款200萬法郎,榮古爾則被判3年徒刑,并罰款150萬法郎。

  聞訊后流亡菲律賓的西爾文曾表示,他掌握大量埃爾夫石油公司向高官行賄的所有名單和證據,涉及數量很大的法國政要,一旦公開,其威力足以“摧毀法國20次”。

  更令人不安的是,喬利在調查中發現,被稱為法國“世紀審判”的“埃爾夫舞弊案”,只是跨國公司腐敗網絡中的冰山一角。埃爾夫石油公司從非洲賺取的巨額利潤中,只有少部分回到非洲,更多則留存在法國,用來滿足非洲高官的日常花費,包括維持其妻兒情婦奢靡的生活方式。

  2003年6月,有“非洲石油先生”之稱的埃爾夫前高管達哈羅告訴法庭,他曾在一年內向多位非洲國家高官行賄。

  在包括喬利在內的多名專家看來,非洲被貼上了全球最腐敗地區的標簽,但始作俑者卻是大肆行賄的西方跨國公司。它們為非洲高官在倫敦、瑞士等地開設賬戶,支付動輒上億美元的賄款,以此維持對非洲資源的掠奪。

  正是西方跨國公司一手推動了非洲的腐敗,并以損害非洲為代價為自身謀利,非洲人卻一無所有。

  腐敗給非洲造成巨額損失

  與上世紀90年代相比,今天生活在極端貧困中的非洲人增加了1億。特別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生活在極端貧困中的人口比例最大。

  腐敗則被視為非洲難以擺脫貧困的罪魁禍首。

  據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估算,非法資金流動每年給非洲造成大約500億美元的損失。據有關統計數據顯示,其中超過300億美元來自逃稅和避稅,20億至30億美元為官員受賄。

  2018年1月,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執行秘書維拉·松韋透露了更驚人的數字:腐敗導致非洲每年損失1480億美元,約占非洲平均GDP的25%。由于跨國公司避稅,非洲國家損失的錢比他們獲得的發展援助還要多。

  有的非洲國家主要出口黃金,但該國的銀行通過一項研究發現,該國政府從黃金中獲得的回報率不到1.7%。這意味著,其余的98.3%均被跨國公司收入囊中。如1990年至2002年,該國出產了價值52億美元的黃金,政府只獲得了8730萬美元的企業所得稅和特許權使用費。

  在中部非洲某國,一些西方國家的商人通過政治關系拿到了建設水壩的項目,并從中賺了數百萬美元。但項目失敗了,當地人不得不忍受干旱和不安全的水源。

  在一些非洲國家,精于金融手段的政府高官們在跨國商業機構的“幫助”下,拿到了新印制的鈔票和大部分外匯儲備,導致當地通貨膨脹和食品價格飛漲,銀行金庫空空如也。

  為了方便跨國公司在環境優美的自然保護區建造豪華住宅,有的非洲國家在高官授意下,簽署法律,放棄對森林的環境保護。普通民眾餓著肚子,甚至只能喝到被污水污染的地下水,精英們卻住在奢侈的“高尚小區”里。

  據世界銀行的數據,在非洲最大的銅礦生產國,銅礦特許權使用費曾低至0.6%,企業稅率“實際上為零”。非洲國家的平均稅收收入約占國內生產總值的15%,遠低于經合組織的35%和歐盟的39%。

  非洲的礦藏源源不斷地流出,但百姓依然困頓,賺得盆滿缽滿的只有跨國公司和政府高官。

  在非洲大陸經營的十大跨國公司中,只有一家位于南半球,其余分別為3家美國公司、3家加拿大公司、兩家澳大利亞公司和一家英國公司。聯合國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發生在非洲的跨境腐敗案件中,99.5%的案件不涉及非洲本土公司。

  非洲為打擊腐敗付出了高昂代價

  近年來,許多非洲國家政府以及非洲聯盟都宣布打擊腐敗是其首要任務。

  但是,反腐機構的力量仍然薄弱,非洲大陸的公民大多要通過行賄才能獲得醫療、教育等最基本的服務,最貧窮人群行賄的可能性是最富有人群的兩倍,而且更有可能成為腐敗行為的受害者。

  事實上,根植于石油財富流失的腐敗,早已引起了廣泛擔憂。

  然而,打擊腐敗的代價十分高昂。

  一方面,大多數非洲政府缺乏足夠的資源、技術、經驗或專業知識,來對付大型跨國公司。即使是在西方國家政府和國際組織的幫助下,也很難找到非洲政府成功起訴和罰款跨國公司的案例。

  2010年,非洲某國與西門子達成了一項庭外和解,以數百萬美元的“價碼”撤銷指控。2016年,非洲最大的手機公司MTN集團因違反多項監管規定,被該國政府開出了17億美元罰單。這個數字雖然驚人,但遠低于政府最初的要求,許多國民對此并不滿意。

  另一方面,目前在非洲地區,有相當一部分當局在徹底終結腐敗方面搖擺不定。畢竟,大多數非洲經濟體還不成熟,仍在努力站穩腳跟,迫切需要跨國公司的投資和發展資金,因此它們對調查和懲罰行賄等任何可能阻礙企業發展的行為都持謹慎態度。相反,大量政客傾向于從中“獲益”。

  更何況,僅靠逮捕和懲罰政客或跨國公司高管,還遠遠無法改變他們的繼任者從非洲資源中謀利的趨勢。(特約記者 郭悅)

>>><<<
石家庄沐足好地方 七乐彩规则及玩法奖金 大乐透86期预测号码 堕落虾赚钱吗 丹东福彩中心投注站 二四六神奇四字 福彩3d网站大全 衣服干洗店赚钱吗 七星彩17140期号码预测 抢庄牛牛技巧规律 浙江11选5技巧 分分彩技巧 个人经验后二 贷款平台邀请好友赚钱 时时彩软件 棋牌房卡代理 非凡计划免费官网 七星彩 规律 长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