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沐足好地方 寧夏紀委監委網站
首頁 > 2019版 > 廉政教育 > 案例警示 正文

案例警示

在貪欲中迷失 "優秀教師"走進鐵窗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19-10-21 | 打印 | 字號:TT

  “十多個月的焦慮,終于等來了今天的結果,此時的內心反而安定了下來,有的只是無盡的懺悔,我服從判決,不上訴。”2019年8月7日下午,江蘇省泗洪縣人民法院對該縣教育局教研室教研員楊春挪用公款、受賄案公開宣判,判處其有期徒刑兩年六個月,并處罰金十萬元。

  曾經的“優秀教師”“骨干教師”

  1985年,楊春站上三尺講臺,成為了一名小學老師,先后在畜牧場中心小學、縣實驗小學工作,歷任教師、年級主任、教科室副主任。在同事眼中,他一直是“踏實、勤奮、友善”,也是縣教育系統人盡皆知的老實人,從教20年,憑借刻苦鉆研、踏實肯干的勁頭,楊春多次獲得“骨干教師”“優秀教師”“明星教師”“優課評選一等獎”等榮譽。2005年,靠著自己的努力,他從一線教師轉型成為一名教研員。

  留置期間,楊春回憶,剛成為教研員的時候,他也是雄心壯志,干勁十足,蹲點調研、跑片學習一樣不落,多次深入教學一線,指導教學工作,為全縣小學培養了多名優秀語文教師,這些優秀教師很多也都走上了學校的領導崗位。隨著名聲與社會地位的轉變,各種邀請也紛至沓來,有到學校作講座的,有給年輕教師評課的,有進行教學指導的。慢慢的,他的心態發生了變化,在各種奉承中開始飄飄然,逐漸放松了自律,變得計較個人得失。

  2010年,楊春在南京參加活動時認識了朱某,朱某是南京鳳凰母語研究所發行的《七彩語文》雜志在泗洪地區征訂工作的負責人,楊春幫朱某引薦了縣鄉7所小學的校長,并利用教研員的身份向幾位校長宣傳《七彩語文》雜志,使得該縣7所小學順利征訂了該雜志。朱某為了表示感激,先后7次共計送了4.5萬元現金給他,他都“一一笑納”。

  2016年,某鎮中心小學副校長楊某,先后兩次請楊春為其家屬陳某送教下鄉、到市里上示范課進行指導和幫助,楊春也爽快地答應了,他認為這是自己作為教研員的分內工作。在楊春的指導下,陳某的兩次課都上得很成功,也拿到了相關的示范課證書。事后,楊某表達了自己的“感謝”,分兩次將2000元超市購物卡交給他,他收得“心安理得”。

  也就是從那時起,楊春發現,教研員這個身份帶給他的不止是尊嚴和榮譽,還有意想不到的“商機”,只要自己還是教研員,“商機”就會源源不斷。同樣的“套路”,他3次“笑納”了城區某小學副校長韓某的“感謝費”3000元超市購物卡。

  此時的楊春,已經漸漸開始模糊教研員的定位,分不清界限,抵制不住誘惑,開始偏離軌道。

  在貪欲中迷失了自我

  隨著角色轉換,楊春身居的地位、交往的群體、工作的對象、研究的內容,都有一定的特殊性,在履行教研員職責的過程中,有了更多與權和錢打交道的機會。

  2010年,“現代與經典”培訓機構負責人陳某向縣教育局教研室發送邀請函,楊春主動和陳某取得聯系,并在聯系過程中商談好組織老師參加培訓活動優惠的比例。楊春以教研員的身份向全縣小學組業務校長下發“現代與經典”培訓通知,陳某根據泗洪地區參加培訓的人數給其“好處費”。2010年至2018年,楊春共收到陳某的“好處費”10余萬元。

  “我也知道他們是看中我手中的權力,如果我不是教研員,沒有一定的影響力,他們不會找到我,那我既然付出了‘勞動’,拿一點報酬也不為過。”

  就這樣,楊春多次把教研員的職權當成自己斂財的“法寶”,在一點一滴的“默契”中丟失了自我,走向深淵。

  家風不正成為自己走進鐵窗的“幫兇”

  家風不正,禍患不遠,不良家風成了楊春走上不歸路的“幫兇”。

  7年前,楊春的兒子楊某退伍回家無所事事,前前后后四五份工作均不如其所愿,不是嫌臟就是嫌累,要么就是工資低。母親程某竟也跟著幫腔,袒護孩子,就這樣,楊某養成了追求金錢、依賴父母、坐享其成的不良習慣。

  2012年10月,楊某在農村商業銀行貸款25萬元,用于農橋工程投資,貸款期限為兩年。到期后,楊某本息無歸,無力償還,楊春第一個想到的“救星”竟然是《閱讀》雜志款。

  2014年至2016年,楊春擔任江蘇教育報刊總社泗洪地區《閱讀》雜志通聯員期間,全縣所有征訂《閱讀》雜志的學校雜志款都由其收取、保管。楊春將雜志款保管在自己的銀行卡上,并由其統一打給江蘇教育報刊總社。2014年9月,楊春挪用了《閱讀》雜志款25萬余元用于償還兒子楊某的銀行貸款及利息。

  “當時我也沒多想,就是拿來救個急,貸款還了再還回來,而且我一直以為賬戶是我個人申請的,和單位無關,可以隨意從卡上支配,只要我按時把錢款匯過去就可以了。誰知道一筆一筆,越來越多,洞越來越大,如果在家人最初動錢的時候,能夠堅守,我也不會錯這么離譜。”楊春懺悔道。

  2015年12月,楊某再次從農商行貸款20萬元,貸款期限為1年,貸款到期后楊某仍無力償還。2016年11月,楊春挪用《閱讀》雜志款11萬元轉賬到楊某的賬戶,楊某歸還了部分借款,部分錢轉到自己的銀行卡上,并未用于歸還貸款,之后這11萬元也未歸還。

  “這張卡很快就成了家里的‘提款機’,兒子需要用錢,老婆需要用錢,都可以從這張卡上直接提取。大賬小賬進出太多,到最后,有的進出賬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是什么錢,我真是到了肆意妄為的地步。”留置期間,楊春悔不當初。

  在關鍵的時候,家人沒有及時阻止,反而變本加厲,成為了楊春腐敗的“幫兇”,直至接受調查,楊春仍有18萬元欠款尚未歸還。

  在接受審查期間,楊春對自己一路走來所犯的錯誤深刻懺悔。因其具有自首情節,并在審查調查期間能夠如實交代,真心悔罪,積極退贓,泗洪縣紀委監委依紀依法,提請司法機關對其從輕或減輕處理。

  從“優秀教師”腐化成“階下囚”,楊春的案例不禁讓人警醒、惋惜,本應學為人師,行為示范,但他為了一己私利,失守底線,以身試法。廣大黨員干部要牢記,只有守住清廉才能站得直、行得正,任何形式的貪腐必將“引火自焚”。(江蘇省泗洪縣紀委監委  張梅 吳少卿)

>>><<<
石家庄沐足好地方 黑马股票推荐分析 福彩快三有人赚过吗 魅惑魔女三个怎么合不了 腾讯分分彩买大注就输 pt游戏交易 排列三史上最强技巧 新快3走势图带连线 湖南幸运赛车破解 3d胆拖投注的计算方法 江苏快3推荐号码 快乐飞艇实时开奖 中超控股股票 时时彩后17码稳赚 jdb电子游戏厅 今日股票推荐股美黄金 中国棋牌冈